蒙文  
 
 
楊勝憲:一輩子沒和國家張過口的老兵
日期: 2019-08-01 08:38 來源: 《鄂爾多斯日報》 作者: 張曉艷 賀龍 【字體: 】 【顏色:黑色 紅色 灰色】 【打印頁面】 【關閉頁面
 
 

  

 

  劉檬 攝

  干瘦的身軀與略顯寬大的“軍裝”不太服帖,干枯的手不時撫過左胸前的兩行獎章,午后的陽光投影在這些形狀不一的功勛章上,似乎打開了一段塵封的往事;緊抿的唇線里,已沒有多少牙齒,但透露著一線倔強;眼神已沒有當年的清澈,總是沉默地看著四代兒孫在地上轉來轉去,絕大部分的聲音到了那雙枯瘦的耳朵前,戛然而止……

  “早就聾了,在朝鮮戰場被美國飛機扔下的炸彈炸壞了,前些年我們說話都需要吼,現在得趴在耳朵上喊了。”二孫子楊子光看著靜靜坐立的爺爺楊勝憲說。

  在杭錦旗錫尼鎮中圖村,94歲的楊勝憲絕對是一個充滿故事的人物。

  1949年,23歲的楊勝憲參軍入伍后,3歲的兒子還沒有學會記事便失去了父親的庇護,而父親從此音信全無。1954年10月20日,歷經槍林彈雨的楊勝憲光榮復原,他拒絕了政府的療養安排,選擇回到家鄉務農,盡管他在1951年12月立過三等功一次。大大小小的紀念章、軍功章,一本中國人民志愿軍頒發的“工程紀念冊”,一張和朝鮮小朋友的合影,便是他最值錢的家當。

  早已長成了毛頭小伙子的兒子,一看到這個滿口“侉子話”的父親便躲得遠遠的,任憑母親怎么拽都拽不到跟前。據家里人回憶,直到兒子在45歲時英年早逝,都很少聽到他叫一聲“爸爸”。但楊勝憲默默地全盤接受了這樣的骨肉疏離,一直都傾盡全力幫助兒子打理生活,他的那些獎章也成為孩子們幼時最惹人艷羨的玩具。兒子去世后,他拿出所有的撫恤補助交給媳婦兒,供三個孫子一個孫女上學,對孩子們的這種“支持”在剛剛能解決溫飽的農村家庭并不多見。

  回鄉后的楊勝憲很快成為村里的“能人”,當選了大隊書記,在戰場上學的急救知識派上了用場,鄉親們有個頭疼腦熱,他給打針配藥;牲口有了毛病,鄉親們還是喊楊勝憲出馬,扎針灌藥,都聽他的。這種“赤腳醫生”的身份,一直伴隨在他二十多年的大隊書記的身份里,混合產生了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物形象。

  在過去的很多年里,從人民公社到改革開放再到新世紀,村里的好幾代人都聽他講過故事——自己的故事:從西北到湘西,從中國到朝鮮,從剿匪到抗美援朝。其中的酸甜苦辣、衣衫襤褸、食不果腹,楊勝憲并不怎么刻意強調,他只講中國軍人多厲害,在朝鮮戰場上如何含笑沙場、血染紅旗,可以不顧頭頂黑壓壓的美國飛機去維修通訊線路,那些令人熱血奔涌的細節總是引來一片唏噓。

  這一點,四個孫子孫女頗為遺憾,都覺得在那些爺爺還年輕健壯的時刻,所有的故事都應該有所記錄。

  也許正是這樣的親歷,有意無意地點燃了楊子光的家國情懷。1985年,當楊子光和家里說要參軍去,爺爺拍著他的肩膀說:“去吧,報效國家去,和平年代也需要軍人保家衛國,不要怕苦怕累。”寥寥囑咐,卻成為楊子光應對一切困難的有力武器,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除了講不完的烽火連天生死沖鋒,楊勝憲傳授給家里人的第一口訣便是“不求人”。

  “就是個倔人,家里再困難,都不和政府張口。”大孫媳婦杭翠梅多次強調她對爺爺的看法。

  兒子先天身體不好,家里親戚都勸楊勝憲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成為“公家人”。盡管他對這個唯一的兒子心存萬千虧欠,但還是表明態度:不去,并且告誡妻子也不可以去找任何人。

  后來,楊勝憲憑著一股子軍人的狠勁兒,沒明沒夜地勤于勞作,硬是帶著全家吃上了白面饅頭。但在國企改革大潮中,四個孫子孫女相繼全部成了下崗工人。

  當全家都再次陷入溫飽恐慌時,老人只是掏出了所有的積蓄,說了一句話:“不能給政府添麻煩。”便堵了所有人的口,“當初我們想讓爺爺去找找政府,看能不能給我們安排個工作,爺爺一句話我們都死心了。”回憶起那段困難日子,杭翠梅毫不隱諱自己當初的想法。

  而在杭翠梅的婆婆、楊勝憲的兒媳婦牛鳳英來說,公公最大的特點是“善”。19歲便嫁入楊家的牛鳳英,如今也成了75歲的老人,回首過去近60年的生活,牛鳳英幾度哽咽:“誰家有困難他都看不得,大集體的時候,村里有幾戶特困戶揭不開鍋,他背著麻袋去公社要救濟糧,回來一點不剩地給這幾戶送過去”。盡管自己家里也是揭不開鍋,親戚來了都得出去借面做飯,娃娃哭著鬧著想吃點救濟糧,但楊勝憲從沒給家里人開過“后門”。相反,旁邊有一個孤寡老人,只要家里做了吃的,他總是想辦法“倒騰”出一些給送過去。

  說到對爺爺的第一印象時,孫子們都異口同聲地說:“種樹。”整天佝僂著腰、背著一捆樹苗、早出晚歸……這是鐫刻在孫子們記憶里最鮮活的畫面。大約10年前,那時的楊勝憲腿腳還利索,帶著全家人繞著村子走了一大圈,“讓我們看他的樹,沙柳、楊樹,都是他種下的。”孫女楊美榮說。

  楊美榮從記事起,對家鄉最深的記憶便是沙,房前屋后都是沙,一刮風,嘴里全是沙子,上牙和下牙都不敢挨。后來,便是爺爺扛著鐵鍬背著樹苗行走在沙里的記憶。那時,還沒有包產到戶,很多被沙化的荒地成了楊勝憲的又一個“戰場”。他種下了十幾畝樹,他不僅自己種,還說服村里人和他一起種。

  如今從楊勝憲的老屋走出去,到處都是郁郁蔥蔥的,成片的沙柳、高大的楊樹早就鎖住了當年的“沙魔”,那些茂密的樹木見證了這位老軍人是如何一寸寸地保衛著家鄉的土地。

  臨近“八一”建軍節,當杭錦旗退役軍人事務局的工作人員給他戴上大紅花、送上“光榮之家”的牌匾時,當孫子們給他換上軍裝、五世同堂的兒孫環繞在他膝下時,這個從沒有和國家提出任何要求的共和國老兵顫巍巍地敬了個禮說:“我還有一個愿望,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去北京見一見習近平總書記!”

  他的眼神里有種說不出的堅定,一如當初舍生忘死拋家棄子奔赴戰場一樣。

 
        
        
        
        
        
        
        
        
        
        
轉摘聲明:轉摘請注明出處并做回鏈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信息保障 | 網站建議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辦:鄂爾多斯市人民政府 承辦:鄂爾多斯市政務服務局  網站標識碼:1506000004
中文域名:鄂爾多斯市人民政府.政務 蒙ICP17002409號-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477-8581170(工作時間)  郵箱:[email protected]
建議使用:1024×768分辯率 真彩32位瀏覽   

蒙公網安備 15060302000173號

新时时分析